草莓直播间深夜放松自己

一路跑动的时候,也不忘朝着前面呼声求助,希望有人能够拦下那个抢夺自己背包的家伙。虽然那背包里并没有太多值钱的东西,除了一个手机和钱包,钱包里只有三五百块钱外,就是自己的证件。

那可是自己刚刚毕业,进入一家报社的实习记者证。如果没有这个证件,那自己就没有办法外出跟踪采访。今天上班第一天就遇上这种事,要是让总编知道自己刚拿到的实习记者证就丢了,肯定会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随着一阵呼喊求助,可是却没有一个人,愿意帮自己拦住那个抢夺自己背包的人。方婷不禁有些欲哭无泪,难道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就这样泡汤了吗?要是让那些同学和同事们知道的话,肯定会笑掉大牙的。

眼看方婷就准备放弃追赶时,忽然听到前面的坏蛋发出一丝威胁声:“臭小子,赶快给我闪开,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虽然方婷没有看到前面的情况,但也从那坏蛋的话中听得出,是有人出手拦截那个抢夺自己背包的家伙。

方婷心中顿时一喜,连忙咬着牙奔上前一看究竟。

那抢夺背包的小平头绰号波哥,之前多次犯案进去喝茶。出来以后因为游手好闲,所以身上没有钱,就联合狱中一起出来的哥们合伙上街抢劫。

而两人所选中的目标,全部都是年轻的单身女性,尤其是那些穿高跟鞋的女性。今次作案之后,波哥之所以选择这条小道逃跑的原因是,这里人多店多。而且前面道路错综复杂,再加上这里大多都是外来这里吃饭的客人,都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自己的几个兄弟,也都会安插在整条街不同的地方等候着,只为给自己打掩护。只要自己在跑快一点,拐进前方的过道里,就能彻底地将受害人,给摆脱掉。

哪知就在波哥自以为今次会得手的时候,忽然前面站着一个人。手中拿着一根羊肉串,不紧不慢地品尝着,还饶有兴趣地望着自己逐渐逼近。

看到这一幕,波哥知道对方应该是站在那里准备拦截自己的。当即波哥心中不由得一狠,打算先是一声警告,然后就硬着头皮冲过去。

然而就在波仔准备强冲过去的时候,一个声音幽幽地响了起来道:“把那位女士的背包放下,然后抱头蹲下。不然的话,受伤可不要抱怨。”

等待黄昏的来临

波哥怎么也没有想到,居然有人敢坏自己的好事。瞥眼一瞧旁边不远处站立的一个人,正是自己的哥们,并冲着自己使了一个眼色。

当即波哥恶狠狠地对着武轩说道:“臭小子,居然敢威胁老子,我看特么的是活腻歪了。赶快给老子闪开,不然老子要好看。”

“哼,我已经警告过了,还想要硬闯的话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只见武轩话音一落,手中的签子也扔在地上,踏步就朝着波哥走来。

眼看躲避不过,那波哥心中一发狠,直接咬着牙就朝着武轩冲过去。而站在武轩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家伙,也朝着这边走过来,似乎随时做好应对的准备。

“哼,当街抢夺她人财物,还想公然行凶,好大地胆子。今次若是不给一点教训的话,恐怕真不知道自己是谁了。”望着波哥朝着自己恶狠狠地冲过来,武轩当即冷笑道。

话音一落,对方已经冲过来,只不过没等波哥的拳头打在武轩身上。武轩直接一个摆腿,就准确无误地摆在对方的脸颊上。

伴随着‘砰’的一声,那波哥在发出一丝惨叫声后,整个人就摔趴在地上。口中的两颗牙齿,也应声掉落在地上,半天也没能爬起来。

武轩看着倒在地上的波哥,冷冷一笑,上前将那甩落在地上的背包捡了起来。这时方婷也赶了过来,看到有人将抢夺自己背包的家伙给打倒,悬起的一颗心也放松下来。

方婷连忙深吸一口气,平息一下自己刚才因为奔跑而喘息的样子。对着武轩开口说道:“谢谢出手拦截了这个坏蛋,将我的背包给夺了回来,里面有我的工作证件对我来说很重要,实在不知该如何感谢。”

“哦,没事,这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。就算我不做,也会有其他人来帮忙的。”

武轩说完,将手中的背包递过去道:“的背包拿去吧,以后记得小心一些。”

“唉,这位哥们,这把人给打伤了,看样子伤的不轻啊。”就在这时,忽然身后有一人走上来,拍了拍武轩的肩膀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随着那人话音一落,另外又有一人也开口对着武轩说道:“是啊,这个好像是我的一位朋友,这一脚踢下去。不但把人给踢倒了,还把人家的牙齿给踢掉了。”

“就我朋友这年龄也不可能在长牙,这镶嵌一颗牙齿,没有个一千块是不可能。这两颗牙齿下来至少两千块,再加上皮外伤和内伤治疗起来,至少要三五千块,小子看着办吧。”

第三个家伙也开口说道:“要是我们去验个轻伤什么的话,至少能判小子一个三年起步的。到时候医药费依然是一分不少,自己掂量掂量吧。”

原本方婷正准备向对方表示道谢,哪知道忽然走过来三人,对着自己的恩人,就想要进行敲诈。以方婷那充满正义感的性格,岂能接受得了。

再怎么说,对方也是为了帮助自己抓住抢劫犯,夺回自己的包才动手的。

只见方婷完全不顾自己一个弱女子的身份,对着那几个一唱一和的家伙就是反驳道:“们怎么可以这样血口喷人,倒在地上的这个家伙是们朋友吗?他刚才抢了我的背包,是这位男士出手帮我拦住了他。要说他受伤,那也是他自己活该犯罪在先,们居然还想要医药费,张口就是三五千,这简直就是勒索和敲诈。”

方婷话音一落,其中一个家伙,就是用着一副恶狠狠地眼神上下打量着方婷,眼神中多少有些轻佻之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