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下载高清完整在线观看

华夏医院。

大夜班终于结束,对孟西洲来说,现在最难熬的不是夜班,而是没有刘雨蒙的夜班,以前他们特意调整了夜班的排班,基本上都能在一起,但刘雨蒙最近回到了急诊科,夜班不好调剂,两人就很难再碰到一起。

为此,孟西洲赖在刘雨蒙家里,哼哼唧唧闹腾了好几天。

但得到的答案非常刚猛,“滚边儿去,想都不要想,我服从医院安排,还有,没事少往急诊室跑,们心外科的老王都想撵我走了知道吗?”

孟西洲很怨念,他工作之余还不能谈个爱吗?再说,他们也不算办公室情。

为了跟刘雨蒙一起吃早饭,孟西洲值完班不回家,在办公室打盹儿,墨迹到她来上班。

掐着点,果然在门诊楼“偶遇”了刘雨蒙,屁颠屁颠迎接,“老婆,豆浆油条还是白粥小笼包?”

刘雨蒙撘眼瞅他手里的东西,“是值班呢,还是改行卖早餐了?”

“想吃,我可以做,只内销,不外售。”

刘雨蒙扁扁嘴,拿走了现磨豆浆,“这么殷勤,不去楼上看看程首长?”

孟西洲一张脸拉的老长,提到这位病倒的大哥,无数槽点噼里啪啦全冒出来,“我跟说老婆,我晚上抽空上去看了眼,差点吓死,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?”

刘雨蒙喝着豆浆进门诊楼,路上有医生护士打招呼,她点头示意,“看到了什么?”

气质轻熟女的慵懒

“武媚……抱着大哥……”孟西洲口型夸张,一字一顿说的缓慢。

“……”刘雨蒙不太懂。

孟西洲巴拉巴拉,将武媚和大哥之间如何通过相亲认识,如何成了雇佣关系,如何发展成患难之交跟她介绍一遍。

在他“狗不狗血”、“意不意外”的期待眼神中,刘雨蒙终于顺清楚了脉络,“所以,他们相爱了?”

“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从我有记忆以来,程大哥就是个铂金直男!直的金刚钻都钻不动那种,为了大哥的婚事,程家上下齐动手,找遍了名媛圈子,大哥一个都没见,看都不看一眼,伯母以为儿子取向不正常,哭了好久,想,这种级别的钢铁硬汉,突然开了花儿……不行了老婆,我需要缓一缓,太刺激,真特么太刺激了。我无法接受自己看到的画面,太腻歪,腻歪的我受不了。”

刘雨蒙喝完豆浆,丢掉纸杯,“武媚很美吗?美到什么程度?男人看到就走不动道儿那种?换成,会心动吗?”

莫名……

好像一排乌鸦嘎嘎嘎打脑门飞过。

孟西洲发现自己不该跟刘雨蒙讨论武媚。

武媚……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?

治愈了他不举之症的存在!简单几个动作,他就那个啥了啊!!

而现在,武媚就在大哥房间,两人如胶似漆,浓情蜜意。

那他算什么?跟武媚之间那些不可宣之于众的经历算什么?

“心动了?扛不住了?真那么美?美的惊为天人?”刘雨蒙追问。

孟西洲往嘴巴里塞一个包子,含混不清道,“没有美。”

说完看到要乘坐电梯的王主任,摆手就追了上去,“主任,等等我!”

刘雨蒙:“……”

这是心虚了?他心虚什么?

说来也巧,孟西洲撒丫子跑掉之后,几个护士的议论声,正好被刘雨蒙听到。

“漂亮啊!真漂亮,比什么一线巨星好看多了!!纯天然的美,连生病素颜憔悴成那样都好美好美!”

“去楼上换药的时候我看到一次,嗷嗷嗷,老天爷,差点以为看到天仙下凡,们肯定想象不到,世界上真有那么好看的女孩子!”

“可是我好像……以前在咱们医院见过,不太清楚了,但是跟她的影子有点像,我记得她挂过孟大夫的门诊。”

“真的假的??孟大夫是心外科的啊,她心脏不好吗?”

门诊?

刘雨蒙仰头望顶层的玻璃窗,所以说孟西洲跟武媚早就认识?

但是他心虚个鬼?

好奇心的驱使,令刘雨蒙的脚步,迈上了楼,武媚住在VIP病房。

白大褂不大会儿就出现在病房外,患者名卡上写着“武媚”二字。

隔着玻璃窗,刘雨蒙看到一个美妙不可思议的侧影。

不得不说,护士们的评价并不浮夸,单单那高傲漂亮的天鹅颈,就足够给她骄傲的资本。

“刘大夫,您要进去吗?”

护士过来换药,好奇的问站门外的刘雨蒙。

心念一动,刘雨蒙推过她手中的医药车,“交给我就好。”

护士疑惑的定了一下神,“好的刘大夫。”

推门,看清楚坐在窗前的美艳女子,刘雨蒙作为同性,竟然也被惊的呼吸一窒。

真漂亮,骨子里的风情雅致,欲说还休。

“武小姐?”

五媚娘还在犯愁自己的身份和程思安怎么匹配,恍然回头,看到了一身白大褂。

“我帮换药。”

都是医护人员,五媚娘不太清楚为什么医生亲自来换药,自觉脑补医院提升她的待遇,“麻烦大夫。”

解开衣衫,刘雨蒙动作比护士更快,更专业,“武小姐以前来过我们医院吗?”

很不经意的问题。

“来过。”

绷带一层层绕开,有点疼,五媚娘撇开头不看伤口。

“挂了孟大夫的号?”

五媚娘下意识回答,“嗯,孟西洲大夫。”

“武小姐心脏不好吗?孟大夫是心脏专家,好像挂他号的都是心脏问题。”刘雨蒙继续发挥女人侦探的特长。

“我心脏没问题,是为了帮孟大夫看病……嘶!”伤口突然痛了一下,五媚娘倒抽一口冷气。

“不好意思……我轻点,孟大夫身体不好吗?我不太知道。”

病了还能坐诊?

五媚娘察觉到这个医生话有点多,可她口袋上没有胸牌,不知道是谁,“不是身体的病,心理的。”

“心理的有问题的医生,恐怕要被医院开除,武小姐确定吗?”

同时心里琢磨,不可能吧?

孟西洲那样的性格,会有心理问题?

换药终于结束,五媚娘吐出憋着的一口气,“也算不上大问题……对孟大夫这么好奇?方便的话亲自问他不是更好吗?们是同事,更好沟通。”

穿上病号服,五媚娘坐好。

帮陆亦琛给孟西洲治病,她答应过要保密,这点职业道德是有的。

只是一回想……

五媚娘想在胸口碎一块石头。

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,被陆亦琛坑了两次,居然都是程思安的兄弟。

不想活。

“呵呵,没事,我没那么八卦。”

刘雨蒙收拾好东西,叮嘱五媚娘注意休息。

咚咚。

病房门被敲了两下,进来的是徐坤。

看到五媚娘,徐坤脸上堆起不太娴熟的微笑,笑出两团眼纹,“武小姐,方便吗?那个……首长让过去一趟。”

五媚娘心忽地跳快,不自觉就流露出了女儿家的娇羞,“方便啊,我跟过去。”

“不不不不,武小姐您身体不好,我推您过去,首长说了,以后我就是您的代步工具。”

徐坤变戏法似的,推出一把轮椅,憨笑,“武小姐,您请坐。”

轮椅?太夸张了吧?

生平第一次坐轮椅,心情有些复杂,五媚娘一路上都没敢动,进了程思安的房间,脸更热了。

程思安还是保持躺卧的姿势,手边放了基本军事杂事,剑眉星目,神态好了许多,看到五媚娘,罕见的扬起微笑,“过来。”

徐坤听命令,推过去轮椅,很有眼力见的笑笑,“武小姐,首长,我在外面等着,有需要们喊我。”

没需要呢,我不会放闲杂人等过来搅扰的!

两人的独处,气氛总是莫名就暧昧,空气在身边下陷,堵在胸腔一波一波的浓稠如蜜。

程思安拿东西不方便,伸手试了试,失败,“把下面的盒子递给我。”

“这个?”

“嗯。”

盒子在杂志下面,五媚娘双手递给他。

程思安摩挲小小的锦盒,仰视五媚娘,一些话鲠在喉不知道怎么说,好半天才学着以前程墨安跟晚晚说话的语气,“喜欢吃什么?”

吃?

五媚娘不是吃货,对吃没什么要求,“清淡的,偶尔吃辣。”

问完吃的,改问什么?

“有什么爱好?喜欢旅行吗?看书?购物?”

“还可以,都不排斥。”

“嗯,看电影呢?”

“比较热衷好莱坞的片子,漫威系列。”

程思安继续摩挲盒子,感觉这一步好难跨过去。

送礼物什么的……该怎么送?前奏够不够?

“有没有喜欢的饰品?比如,项链?手镯?还是别的……”程思安后背热热的,简单一番对话,他几乎绞尽了脑汁。

“饰品……平时不怎么用,喜欢的东西会随身携带。”

女人的直觉告诉她,程思安手里是送她的礼物。

这个男人啊,直接送不就好了吗?绕什么圈子?明明不擅长。

程思安长指扣开礼盒暗扣,“那个……”

“首长!”徐坤突然跑进来,动作幅度很大,“首长,老将军来了!人已经到电梯口!”

程思安的手,刚摸到礼盒里的东西,被他惊的一滑,啪嗒……连盒子带里面的东西,全滑下了床,掉进了不知道哪个角落。

徐坤吞吞口水,闯祸后脸已经吓白了,“对不起首长!老将军突然到访,我怕您这边来不及准备,而且我刚才……敲门了。”

程思安手中空了下来,脾气蹭地上去,隐忍道,“滚出去!”